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米兰·昆德拉 丹·布朗 黎东方 郭敬明 奥尔罕·帕慕克 村上春树 余秋雨 钱文忠 多丽丝·莱辛

余秋雨:被遗忘的学者身份

2005-10-11 10:47:39 来源:中国图书商报 作者:吴立艳

经过两年多的精心酝酿,“余秋雨学术专著系列”日前将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在今年年内推出,其中的《艺术创造论》和《观众心理学》已于7月出版上市。
    据该书的责任编辑刘景琳介绍,“余秋雨学术专著系列”包括《艺术创造论》、《观众心理学》、《中国戏剧史》、《戏剧思想史》四种,这些学术著作是余秋雨80年代任教于上海戏剧学院时,花8年时间完成的,在当时曾经产生过重要的影响。
    自《文化苦旅》出版以来,余秋雨专事“大文化”散文创作,其学术著作出版从此中断。在十几年的时间里,余秋雨以《山居笔记》、《霜冷长河》、《千年一叹》、《行者无疆》、《笛声何处》成为海内外知名的作家,而他的学者身份,渐渐被人淡忘。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读者只知道作为散文家的余秋雨,这些学术著作的修订出版,将使读者看到作为有着深厚学养和非凡艺术感知能力的艺术理论家”。正因为这个创意,打动了余秋雨,他同意将学术文集的出版权利授给上海教育出版社。此次修订再版,余秋雨对原作进行了大量的删减,补写大量新的内容,几近重写,此外还穿插了丰富的图片。
    记者:因为你在散文上的成就,人们往往忽视了你曾经是一位学者。这一次把《艺术创造论》、《观众心理学》、《中国戏剧史》、《戏剧思想史》4本学术文集一起出版是基于什么考虑?
    余秋雨:这些书曾经作为教材使用过,出版前先在我任教的上海戏剧学院里讲课,出版成书以后,立即产生很大影响。这些书对是在十几年前出版的,一直没有再版过。一直有很多读者来信希望在大陆重版此书,但我总觉得理论著作不比文学作品,容易过时,自己又抽不出时间修改,没有答应。后来有一件事让我改变了想法。
    那是2002年10月1日北京放长假的时候,中国现代文学馆希望我在长假期的第一天为市民演讲。由于通知匆忙,我无法准备,临时凭记忆讲了此书第五章《未知和两难》中的部分内容。这个演讲在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栏目播出,后来根据观众要求而重播的次数,破了这个栏目的记录。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在编辑的建议下,我才决定修定出版这4本书。
    记者:这四本书是在一个怎样的背景下完成的?
    余秋雨:当时刚好由于“文革”结束,百业待兴,思想解放运动开始,较多的人在政治观念上谈解放,也有一些人在文化上谈。但文化界的一个大毛病就是“阶级斗争”的心理习惯仍在作祟,总有不少人不好好研究文学和艺术,自己不研究,也不让别人研究,老是指责别人,骂来骂去,我觉得这个太浮躁,就想离开热闹,去做学问了。
    当时几代文化人,年纪大的像季羡林先生、钱钟书先生、金克木先生,年纪比我大但也算和我同代的像李泽厚、刘再复先生等等,都在做这样的思考,因此,当时写书,是群体行为,不是个人行为。
    十一届三中全会半年以后,在庐山开了全国文艺理论研讨会,我当时被选为全国文艺理论协会秘书长。当时才三十出头的我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但我全部放弃了,把自己埋到书堆里。那些年里,我完全不参加各种研讨会,不发表一般的演讲,也不写小文章,因为这太浪费时间了。我的全部心思都投在补课性的学术研究上。那时候我年轻,记性也好,对康德的哲学、黑格尔的美学、亚里士多德的诗学,只要研究过就很难忘记,完全进入我的逻辑结构。这四本书就是这样投入全部精力做出来的。
    当时我年纪轻,职称名额都要让给老教师,因此当个讲师都困难。但后来复旦、华师大、北京高校的教师对我的著作进行评审,结果是他们联合推荐当教授。复旦一位教授说,这么多学术著作,任何一本在复旦都可以做教授。就这样,没当过一天副教授的我,就成为全国最年轻的文科教授。
    记者:从书的内容上来看,这4本书之间有什么联系?
    余秋雨:这四本书是我在“文革”结束以后花了八年左右的时间完成的。其实最早的动机是从给自己补课,不是为了写书。《戏剧理论史稿》这一整理出来就是68万字,西方东方14个国家的戏剧理论思想都涉及到了,出版以后影响很大。《戏剧理论史稿》被认为是当时中国大陆首部完整阐述世界各国自古代到现代的文化发展和戏剧思想的理论著作,后来就评上了文化部全国优秀教材一等奖,那次一等奖全国只有两本。这也是我的第一本书,后来还获得了全国首届戏剧理论著作奖。在北京领奖的时候,虽然我是获奖者中最年轻的,大家还推我作为获奖者代表在会上发言。
    第二本书《戏剧审美心理学》其实就是《观众心理学》,前面一本书我只能将传统理论讲到19世纪。20世纪讲下去理论也很多,但是对戏剧美学来说是进入了接受美学时代,接受者的心理活动对你的艺术原则很重要。比如你去看电影,那么观众集体的心理波荡就比亚里士多德说的话更重要。你就要研究观众的心理原则,怎么让他们感情发生变化,怎们能强化他的注意力,怎么才能作出思考。为了在中国讨论这些问题,我就写了这本书。它的写作难度在于必须做这方面的资料汇集,另外还要把中国传统的戏曲、演员的表演心得结合起来,组成在一起。在当时,这可能是中国第一本研究戏剧审美心理的书。这本书获得了上海哲学社会科学奖。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