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米兰·昆德拉 钱文忠 村上春树 郭敬明 余秋雨 丹·布朗 黎东方 奥尔罕·帕慕克 多丽丝·莱辛

有种小说能创造世界

2010-5-8 10:37:18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胡辛凯

    在我看来,香港中生代作家中的董启章真真是算得上异类作家。当与他同辈的作家都为了生计忙于奔波,在各种报刊杂志上揽活写专栏、曝大名的时候,他却坚持窝在家里做个全职作家,一心一意写他那构思极细、野心甚大的“自然三部曲”。

    《天工开物·栩栩如真》虽只是他庞大写作计划——“自然三部曲”中的第一部,但它已经向读者展示了一个极为庞杂繁复的小说结构。它讲述的是一整部V城,也就是香港的百年史。这一段城史,他通过阿爷董富、阿爸董铣和我这三代人的经历,借着诸如收音机、电报电话、车床、电视机、汽车、游戏机、表、打字机、相机、卡式录音带、书这一连串的物件,去比照作为“正直人一家”的家族史。如此一来,我们就会很容易地发现:家族、个人、V城这三者的关系竟然是那么微妙,彼此牵动而又息息相扣。

    董启章放弃了传统小说中作者的权威地位,而采取了一种打破二元对立的论述模式,即后设小说(Metafiction)的写法来承载整一个场景和这一场景之上所有人物(包括作者在内)的命运。他让“我”和“栩栩”这两个形象同时展开叙述,即形成某种二声部的叙述形式。这是一种很享受的写法,因为有两种声音萦绕耳边,相互拉扯纠缠,形成某种彼此连带又彼此疏离的状况。作为读者,我可以很轻易地同时生活在两种完全不同但又不完全陌生的小说境遇里,我会发现这些声音里有着诸种不同的世界,也是所有“可能”(董启章语)的世界。

    作为主要叙述人的“我”是小说中的关键人物,但却不是唯一。“我”和栩栩,包括人类世界中的所有人都是同一的,没有任何质的不同——都是“或然存在”的本体。“我”所处的世界到头来也只是一个“可能”的世界,我可以因为失去了“如真”,而在文字工厂里创造出“栩栩”,让“栩栩”成为“如真”,从而建构出另一个平行的也是“可能”的世界。可以说,《天工开物·栩栩如真》在关于人命运的选择、世界本质的构成等问题上,表现得尤为“形而上学”,它触及到一个小说经常回避的问题,也就是小说作者和他的作品、他作品所处的世界之间的关系问题。董启章不但没有回避这个棘手的问题,而是积极解构,再以建构弥补,终于打下了其“自然三部曲”扎实的根基。

    如果说我们以往阅读小说只是为了观看世界、解释世界,那么董启章无疑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创造世界的视域。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