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余秋雨 黎东方 村上春树 钱文忠 米兰·昆德拉 丹·布朗 多丽丝·莱辛 奥尔罕·帕慕克 郭敬明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序言——蔡元培研究我见

2018-10-9 15:10:53 来源:易文网

    上海人民出版社于一九八五年八月出版了我的《蔡元培传》,至今十四年了。去年五月,赴北京参加纪念蔡元培诞生一百三十周年的国际学术研讨会,聆听各位高论,并和几位青年学者畅谈之后,才知道了蔡元培研究的现状。于是,我感到这本浅薄之作尚未过时,最近乃求出版社考虑能否予以重印。
 
    出版社对于我的要求郑重将事。他们告我决定重印。并云:原纸型可以应用,内容可否不改。我同意了。写这篇前言的用意,则在于对书中一些说法或须加补充,或在今天有了新的看法,或由于有新材料发现须作补证,都应在这篇《重印前言》中加以申说。书中几处有错误,亦在此简单列出。其所以定名“蔡元培研究我见”,是因为还涉及了对现行研究中我所不以为然之处,也就是上文所谓蔡元培研究的现状。
 
    蔡元培研究质疑
 
    对于蔡元培研究现状,我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研究队伍扩大了,著作出版多了。一句话:热热闹闹。忧的是,真有质量之作不多,时见陈言。建国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我们对蔡元培颇为冷淡。这在海峡两岸如出一辙。彼岸不怎么喜欢蔡元培,当由于蔡元培曾参加和领导民权保障同盟,反对国民党政权蹂躏人权;又因其主张兼容并包,提倡学术自由,甚至提倡对共产主义学说应该自由研究,此亦为主张党化教育的国民党当局所不喜。其结果是多年以还,台湾的蔡元培研究显得冷落,除了孙常炜编的《蔡元培全集》、陶英惠编写的《蔡元培年谱》上册这两部资料书,研究之作寥若晨星。此岸情况是,在一九八〇年举行全国性的蔡元培逝世四十周年纪念大会之前的三十一年之间,我们只编选出版了两部资料书(《蔡元培选集》、《蔡元培教育文选》),研究之作,一部也没有。甚而在一九七九年举行五四运动六十周年学术研讨会之时,竟没有一篇写蔡元培的文章。原因所在,不难想象。蔡元培在一九二七年曾经主张“清党”,且是“清党”案的主要提案人,其积极之状,仅次于他的老友吴稚晖。
 
    此岸这种状况,至一九八〇年后有所改变。一九八〇年三月五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各界隆重举行蔡元培逝世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昔日在民权保障同盟与蔡元培并肩战斗的宋庆龄为之主持大会。如响斯应,编选蔡元培文集,写作蔡元培年谱,研究蔡元培之作,有所兴起。然细察内容,则多片面。对于政治上的蔡元培,只谈他如何从“排满”到参加民主革命,尤着重于民权保障同盟时期之力主维护人权,于四一二清党,则回避不提,真是为贤者讳了。于他的办理北京大学,兼容并包、学术自由的思想和实际,往往是浅尝辄止,述而不周,论而不全。对于他在北京大学时期对待历次学生运动的态度,也是取文章所需,力言蔡元培如何保护学生,而对于他主张学生不应参与政治,应以读书为主,则避而不谈。一二·九学生运动之时,蔡元培斥学生为人利用,以致为南下请愿学生所殴,有研究文章竟无根据地断言无其事。如此等等,这些著作中的蔡元培,已非真实的蔡元培。甚焉者,一位作者甚至曲为蔡元培主张“清党”作解释,引一九三四年一月十日至十一日香港《平民日报》一条毫无根据的记载,说是蔡元培主张“清党”是为了保护共产党,因为把人关起来了就不会被国民党杀掉了。蔡元培一九三五年一月十九日收到《平民日报》,在这张报纸上批道:此文“于我多恕词。而于稚晖多责备。不知何人所著”。“于我多恕词”句,史家当能鉴别,蔡元培本人亦以为不然也。
 
    凡此,已见逐渐兴起的研究非由反映真实而出于政治所需之风。这样,形成的结果,便是拔高蔡元培。又十余年,从表面看,蔡元培研究甚见热闹,出版物很多,仅《全集》、《文集》就有多种,你编我也编,甲地出乙地也出。这种做法,自无益于研究。
 
    至去年五月参加蔡元培学术研讨会,所见论文,有两位青年之作,颇有见地。而会议所闻,真叫我大吃一惊,不能不得出一个结论:如此研究,伊于胡底?真拿历史真实当儿戏!
 
    兹举其实,请史家评说。

下一页

http://www.ewen.co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