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易文首页>>期刊频道>>中外书摘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鲁迅有没有给毛泽东送火腿?

    文/王锡荣     来源:中外书摘
    几种说法

    鲁迅给毛泽东送火腿,这在今天的人们听起来,似乎有点八卦,甚至有人会觉得不可思议。但这却曾是鲁迅研究者和党史研究者们很纠结的问题。有过不少争论。问题当然不仅限于火腿,而是说明鲁迅与毛泽东、与陕北根据地的关系,说明鲁迅晚年的情感倾向。
    最初谈到这事的是鲁迅夫人许广平。1961年她在《鲁迅回忆录》中说:
    曾经盛传这样一个故事:鲁迅托人带了两只火腿,到延安去送给毛主席和党中央各位领导同志,那火腿是带走了,但听说到了西安,再也不能通过,只好切开来吃,但一切开,发现里面却还有书信,故事下文如何,就到此为止了。
    这是一个听上去很富于传奇色彩的神秘故事。对于许广平的说法,人们可说是将信将疑。但这事的经手人冯雪峰当时已经被打倒,人们没有去问他。1968年3月2日,冯雪峰在一份材料里写道:
    在鲁迅逝世前不久,即1936年10月初或9月底,我曾由交通送一只金华火腿(鲁迅送给主席的),三罐或五罐白锡包香烟(是我送给主席的),一二十条围巾(我为中央领导同志买的)到西安转延安。我记得以后刘鼎对我说过鲁迅送的火腿和其他东西,都已送到了中央了的话。这是我记得完全确实的。我一到延安就知道火腿和纸烟都没有送到,只有围巾是送到的。我见到主席时,主席只说他知道鲁迅送火腿的事情。张闻天对我说过,火腿和纸烟都给西安他们吃掉了,围巾是送到的。张闻天的话,我也记得确实的。
    1972年12月25日,北京鲁迅博物馆请了冯雪峰和胡愈之两人到馆里,请他们回忆关于鲁迅的事,冯雪峰再次谈到此事:
    鲁迅送给毛主席火腿是真事,时间在三六年十月初鲁迅逝世前不久。当时鲁迅有一点钱在我身上,我就替鲁迅买了一只相当大的金华火腿送毛主席,他说很好。记得也是差不多这时候,《海上述林》上卷刚装好,鲁迅拿了两本给我,说皮脊的是送M(毛主席)的。另外一本蓝绒面的送周总理。火腿、书等都是由“交通”送到西安交陕北的。三七年二月我去延安,过西安时,当时在西安办事处的刘鼎对我说,东西都送到中央去了。但我到延安,张闻天很生气地对我说:“书是送到的,火腿给他们(指刘鼎等人)吃了。”因为我送的东西都在密写的报告中写明的,报告是直接给中央的,所以张闻天清楚,关于火腿的事,我见到毛主席提起过,他高兴地笑着说:“我晓得了。”(《雪峰文集》第四卷,第498页)
    冯雪峰这样说,应该是很权威的说法了:时间是在1936年9月底或10月初,火腿是一只,还有香烟3—5罐和围巾一二十条;由内部交通送到西安再转去陕北的,刘鼎在西安经手此事;《海上述林》和围巾送到了,但是火腿和香烟没有送到,在西安被刘鼎等人吃了。
    后来他还曾对调访者陈琼芝说过类似的话:
    给陕北送火腿的事是这样的:一九三六年,有人去延安,我想给中央首长们带点东西,买了二十条围巾,五听白锡包的香烟。鲁迅这时有几块钱(是一笔稿费)在我手中,我就用它买了一只火腿,以他的名义送给毛主席。回来告诉鲁迅,他是很同意而且很高兴的。
    (陈琼芝:《在两位未谋一面的历史伟人之间——记冯雪峰关于鲁迅与毛泽东的一次谈话》,《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第3辑)
    之后不久,又有了一份新的旁证。周文夫人郑育之在回答调访者时说:
    周文到西安去了好几次,鲁迅送给毛主席的火腿就是他买了送到西安去的。当时冯雪峰给周文一百元钱,雪峰说:“这钱是鲁迅的,买火腿是我的主张。”雪峰后来回忆他只给了周文几十元钱,但我记得很清楚,是一百元钱,反正是上了百数的。……买了几只火腿我未及问他,好像还买了其他一些东西,具体是些什么,我现在已记不起来,这些东西与火腿一起送往陕北。火腿好像也不止一只,从上海到西安千里迢迢,只送一只火腿,似乎不大可能,而且当时买一只火腿只要十多元钱,一百元能买好几只火腿。所以,我前年初看到冯雪峰关于这件事的回忆后,感到与事实有些出入,想找他再好好回忆一下,把这件重要的史实搞清楚,不料他却逝世了(《访问郑育之同志》,载《新文学史料》1978年第1辑)。
下一页

http://www.ewen.co        
我要发言       

相关信息: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如您发现本网站有违法和不良信息请致电53594508转2611举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沪公网备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54号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