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易文首页>>期刊频道>>中外书摘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唐石霞:我是溥杰的原配夫人

    文/唐石霞 口述 惠伊深 著     来源:中外书摘
    溥杰,曾经是我的丈夫

    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的弟弟——溥杰,曾经是我的丈夫。
    促成这段婚事的,是我的四姑母瑾太妃和溥杰的母亲瓜尔佳氏。当年这两位长辈的关系极好,四姑母提出这桩婚事时,她早已请人测定了溥杰与我的生辰八字,吻合相生,双方家长一拍即合,立刻订了婚。那年我17岁,溥杰14岁,正符合那个时代“女大三,抱金砖”的吉利说法。很快,由堪舆界师傅为我们选择了良辰吉日,溥杰带着丰盛的礼物,到我家行了纳聘之礼。清宫皇室也十分重视,特派了与双方都有亲属关系的内务府大臣耆龄,出任纳聘的带领和督导,使这门亲事从订婚时起,就蒙上了郑重的官方色彩。
    我和溥杰正式结婚是在四年之后,我已经21岁,他也18岁进入成年了。我们结婚的新房在醇亲王府内,是男家精心油饰一新的宽敞漂亮的大屋,记得由公婆——醇亲王载沣和他的福晋瓜尔佳氏亲自定名为“树德堂”。按满族古律,新房树德堂的所有桌椅摆设均由我们女家过礼陪嫁,只是新婚花被和床褥是由男方置办。其他一切婚俗与汉人差不多,溥杰向新娘花轿射三箭啦,我迈马鞍啦,他掀盖头啦,一起喝交杯酒啦,两个人共同吃子孙饽饽长寿面啦……全部一应做齐,最终结为百年之好。
    不过,由于我俩婚后相处时间较短,竟然很多人并不知道我是溥杰的原配,有人把他后来与日本女人的第二次结婚当成首次,把他的日本太太嵯峨浩说成是他的发妻,这当然是错误信息。误传的一个因由颇令我为之唏嘘,人们稍稍注意一下就会发现,日本的书报杂志甚至戏剧电影,多年来不断制造“溥杰及其夫人嵯峨浩”的各种报道、传闻和故事,最近还有朋友告诉我,日本电影界正在筹划拍摄一部日剧《流转的王妃,最后的皇弟》,大讲溥杰和嵯峨浩的恩爱故事,剧本已然写好,只是尚未开拍。但是,中国制作的任何关于我和溥杰的这类宣传品则很少,仅有的一些涉及溥杰和我的文字,只是以偏概全地说他与我感情极差。
    我不是非要争一个“溥杰原配夫人”的名号,那实在是一点意思也没有的事。只不过,此事涉及当年日本为了侵略中国而导演的一出建立伪满洲国复辟清室皇权的丑剧。当年那丑剧中一个步骤,就是逼我与溥杰离婚,接着是令溥杰与特选的日本女子结婚,再下一步的阴谋和如意算盘是,设法让溥杰生个有日本血统的儿子,再有,他们更大的阴谋是,将来让这日本血统的溥杰之子,继承不能生育的溥仪的伪满洲国皇帝大位,实现日本统治满蒙进而染指全中国的美梦。奇怪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伪满洲国早已寿终正寝,日本也以惨败告终,宣传伪满洲国的溥杰与日本女人美满婚姻的节目照样招摇于市,而我们中国揭露日本人逼迫溥杰与我离婚,再与日本女人结婚生子,以求将来的“皇帝”是日本血统而受日本操控的文章却从未见到,更无须侈谈影视作品了。
下一页

http://www.ewen.co        
我要发言       

相关信息: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如您发现本网站有违法和不良信息请致电53594508转2611举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沪公网备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54号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