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易文首页>>期刊频道>>中外书摘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徒步穿越墨脱:且歌且行且珍惜

    文/刘星     来源:中外书摘
    2010年,我想去西藏,正好又有熟识的小伙伴提议去墨脱,于是大家一拍即合。
    2010年8月,经过漫长的火车,老头子、我、二哥、梁令,我们一行四人抵达拉萨。

   拉格:翻越多雄拉山口

    前往墨脱徒步路线的起点——松林口的路上,我们嘴里啃着早餐,头却一致地扭向神山南伽巴瓦的方向,期盼一睹她婀娜的身姿。可它始终藏在云间,只偶尔探出一个小脑袋,如害羞的女子一般。走了一段路后,我们开始陷入自我怀疑:是不是已经错过前往松林口的卡车。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卡车突然出现在身后,我们喜出望外地奔了过去,手脚并用地爬上了车斗。然后,我就进入了疯癫模式。
    我一直很憧憬那种一群人坐在卡车里边随车摇晃边唱歌的情景。于是,爬上车后我就变得超级亢奋,站在车斗前部扶着栏杆,摇头晃脑地哼着跑调的歌,完全不管是否遭人嫌弃。有风吹过,两旁的树木缓缓退去,我看到我的长发在自由地飘扬。可能很多热爱用脚步丈量天地的人都喜欢且歌且行的状态,于是慢慢有人和我一起,从儿歌到电视剧金典、怀旧经典再到神曲,各种不着调地乐着。抵达松林口,我们这批活动的货物主动跳下了车。整理好背包,我们便跟着当地人的脚步正式启程。从同行的成都朋友那儿得知,圣山探险公司除了众所周知的珠峰业务外,也开始在墨脱提供专门的背夫业务。只不过,我想在能力可及的范围内,自己负重慢行又何尝不是一种“累并快乐着”。
    按照计划,今天只需到达徒步路线上的第一个休息点——拉格,行程并不紧张。满满两卡车的人相继出发,我们四人也紧紧跟上。这一天的天气甚是多变,松林口还是一派好天气,山上却飘起了雨。老头子一路贯彻他对速度的追求,走在了最前面。唯一的女生——也就是我必然不能单独落在最后,体贴的梁令和二哥便一直和我走在一起。走了一段路后我才发现,二哥其实是不得不走在最后,因为他确实走不快。真相实在太残忍。我倒是越走越起劲,慢慢地就把他们两人给落下了,但又追不上前面的老头子,只好享受一个人与天地的无声交流。在抵达多雄拉山口之前,我们基本就保持这样的队形前进。爬山是一个体力活,我几乎没把太多的心思分给沿途的景致。当然,这一路的景色也不是很特别,石头堆砌而成的山路蜿蜒爬升,或宽或窄,但几乎没有危险。8月的多雄拉山口,积雪很少,偶尔见到便觉得十分惊喜。山口的风很大,有一种即将飞升成仙的错觉。路上乱石堆积,加之细雨纷飞,无心停留的我们决定迅速离开,以避免被风吹走的惨剧。可风如此猛烈,推着我们往前、再往前,我必须使出吃奶的劲才能抵消它和重力带来的加速度,压着步子往山下跑。
    离开山口后,我们便沿着陡峭的山体“之”字形下降。曾有报道提及某年有一位驴友曾在这个下降过程中滑坠丧命。当时天气较冷,山上堆积了厚厚的雪,现在则是一条又一条的小溪潺潺流下,远远望着就像许多纤细的瀑布。我略有一点恐高,最初只敢紧盯着脚下,心中则默默祈祷千万不要摔下去。后来,我把登山鞋换成了溯溪鞋,心中便安稳了许多,开始愉快地淌过这些清澈而冰凉的雪山融水。大约中午的时候,我们走到山底,一边休息一边啃着干粮。山脚的海拔已经很低,接下来的几天也不会有很大的爬升,于是我开始盲目乐观。山谷十分平坦,满眼翠绿,只看着便让人欣喜。本来谷中是没有路的,走的人多了,也就踩出了一条泥泞小道。我重新换上登山鞋,大家也放松下来,一边聊天一边唱歌,不知不觉就到了拉格。
下一页

http://www.ewen.co        
我要发言       

相关信息: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如您发现本网站有违法和不良信息请致电53594508转2611举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沪公网备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54号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